“记住乡愁”(之二): 怀念我的故居“本仁堂”

论坛: 

湖州市西门小西街的本仁堂是我自1936年出生至1956年高中毕业后居住了20年的故居,现在“本仁堂”与相隔苕溪河对面的“理德堂”以及连接这两堂的河上的“永安桥”这“二堂一桥”被浙江省授予文物保护单位。

虽然我已离开我的故居60余年了,但我对它的记忆犹新,儿时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我清楚记得在本仁堂内驻扎过三代兵:日本鬼子兵,溃败后的国军,以及解放上海,南京的解放军,1949年4月刘邓大军参与渡江战役,实施京沪杭会战,第二野战军主力分三路直出浙赣铁路,解放了皖南、浙西……传说当时刘伯承司令员就住在我们小西街,对这三代兵无庸置疑,我们家人对子弟兵解放军关系最好,感情最深,与他们相处如一家人。

湖州西支钮氏中住在本仁堂内的芳字辈中6至9房的芳润、芳图、芳贻、芳传,我家是芳润之后,芳字辈中可以说除了5房芳鼎一支官做得最大,我的天祖芳润只是从五品,而对湖州民族资本(我的堂叔公家连)贡献最大的,而我家自我曾祖父以下官最小,高祖和曾祖只是从八品,家里最穷,我父兄姐姐都是在家连公办的达昌绸厂里做工,父亲自我生下后九个月就病故,生活就无来源,靠达昌绸厂的一点点抚恤金过日子,生活很穷困经常曰不裏腹,母亲生了九个儿女(我是老九),其中有六个都是病死饿死或送人,后只剩三个活到成年,现只有我是我家在本仁堂中唯一“幸存者”。

就是现在市政协秘书长的钮建新(因新)父辈们,他祖父家鹏(自小我称他昆鹏公公,他生的其中四个儿子各取小名伯铭,仲贤,叔余,季龙,从小我就非常佩服他的学问,因为“伯,仲,叔,季”四个字出自“左传”四兄弟排行),我小时候就和昆鹏公公的小弟弟家聪(志达)及他小儿子泽余(叔余)一起玩,前者比我大一岁,但按辈分我得叫他叔公,后者和我同龄,也是我叔叔,我们的玩具只是打弹子(玻璃球)或滚铁圈,或到房后河里泡水(不会游泳),现在我们三人还都健在,只是长久未见面了,如果能有一天再相聚在本仁堂内共同回忆这60多年前往事就别有一番滋味。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