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乡愁”(之十):名门望族之后平凡一家

论坛: 

70余年变迁记(上)

我的家庭也是名门望族之后,是湖州钮氏大家族一员,在钮家最鼎盛时期的钮家做官最多的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钮芳润(从五品官)是我天祖,但在他之后,从高祖到曾祖他们都只是从八品,以后到我祖父父亲时家道没落,父亲在他堂叔钮家连(介臣)的家族企业达昌丝绸厂做仓库管理员,中年病故,我家就失去了生活来源,处于非常贫困。

因此,我从小是在苦水中泡大的,我经历了解放前后70多年生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从贫穷到小康,个人从辛酸童年到幸福晚年,我想先具体用几组数字对比来说明:70多年来我家人口自我父母亲以下从一家4人到现在十五家40余人,为不致重复计算,仅按钮姓人口从3人增加到15人,整整5倍,大大超过我国这同时期人口从4亿到现在近14亿人口的3倍多,旧社会母亲生下我们9个子女,只活下三人至成年,余六人少儿时死的死送的送(老照片中比我高一头的比我大二岁小哥,被送人后不久溺水而亡),现在我们姐弟三家40余口人全部存活长大(下附1999年照片中已有30人,近20年来又增加10余人);旧社会我父亲46岁就病故,祖母活到70多岁饿死,母亲外出帮佣,解放后母亲虽然享受时间不长也活到82岁,哥哥至94周岁无疾而终。

现在我是我家这一辈唯一健在的男子,以前是幸运活了下来,现在是幸福地享受生活,回想我的前半生,我应当最感恩的两个人,母亲和我哥,70多年前我母亲领着我们姐弟三人挣扎在贫穷饥饿线上,依靠母亲艰辛支撑和我哥一人的工作养活一家人(后来我上学18年费用都是哥哥负担,当时他自己生育了五个子女,不堪重负,卖掉过自行车等);所以当我大学毕业后一参加工作我就从一月43.5元(一年后52.5元)工资中中拿出10元寄到家里给哥哥减轻点负担。可惜我母亲活到1978年去世了,没有看到我后来的“进步”,没有能跟着我继续享受更美好生活,就在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的坎坷经历结束了,随即晋级,升职……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生活条件大有改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可惜我母亲享受不到我能给她更好生活,这是我心中最大的痛。

70余年家庭变迁记(中)

时间进入到20世纪60年代后,在我三个姐弟中除了我一人在外地工作和生活,姐姐和哥哥的家后代都在老家湖州,到了改革开放后每家生活都很幸福,别说与70年前比,就是比50年前也大不一样,当时我在河南工作,我一人在外工作和生话固然辛苦,但始终得到家人照顾:在我有了第一个小孩时,我那70岁高龄母亲千里迢迢从老家湖州拎着一只马桶(卫具)去到河南帮助照看小该,尽管我母亲与儿媳妇关系很融洽,我爱人进出不停的“妈,妈”地叫,比我叫得还勤,邻居们还以为是她的妈妈,但毕竟家里住房狭窄,冬天天又冷,她又怕冷,为了取暖她住在生着蜂窝煤的厨房边小屋,一天中午睡午觉煤气中毒,差点要了命……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不起我母亲,她养话照顾了我前半生,我却没有让她过一天好日子,更遗憾的是连她一生中一张生话照片都没有留下;在我有了第二个孩子时,母亲已回到湖州老家,我们又把二孩送到我姐姐那里,由母亲和姐姐一家照看;生了第三个女孩我们工作更忙,又把她送到上海岳父母家,由二位老人照顾,所以,我们现在家庭幸福,儿女们健康成长,都离不开双方家庭和老人们关爱,所以应当感谢我们的家庭和老人们的付出。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但受家族家风影响应当懂得感恩,感恩家庭的照顾,感恩父辈们的关爱,如何感恩?就是让天上的他们安心放心,一方面过好我们的日子,一方面培养好下一代,把我们的好家风一代一代往下传,让他(她)们为国家为社会作贡献。

 (今年是我母亲逝世40周年,为以纪念,并发她唯一一张照片:)

 70余年家庭变迁记(下)

从我有记忆开始70余年来,自我有了自已的家庭后50多年,一路走路生话真不易,但不经风雨怎见彩虹?现在我们全家有了翻天覆地变化。我家自我以下三代12口人(出嫁的女儿和我们住一起)在此也以一组数字说明我家是个幸福家庭,有良好家风的家庭:

全家九个成人中都有大专以上学历,有三个海归;三个是党员,一个民主党派;有担任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分别有在国有企业、乡镇企业、民营企业、国外企业、外资企业、国家行政部门和银行、保险、学校等事业单位工作的;过去和现在有担任总经理、董事长、党委委员、支部书记、支行行长、公司总监;还有获得的荣誉称号如:我:市劳模,先进工作者,组织开发新产品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等;我太太:市劳模,省市“三八红旗手”,农业部优秀供销员等,退休后我俩先后获上海长宁区新泾镇党委与居民区总支优秀党员荣誉称号。

我家是个和睦和谐有爱的家庭,对外献爱心,如汶川地震后向中央组织部缴纳特殊党费和参加希望工程爱心助学,平时经常通过微信如“轻松筹”、“水滴筹”等民间自助小额捐款等;全家尊老爱幼,懂礼貌,讲规矩,逢年过节、过生日互相祝贺,老朽我还有红包进帐……平时一家其乐融融,下面一张在旅游中父亲背女儿,女儿背父亲的照片在《新民晚报》上刊登过。

我作为一名耄耋老人,年事已高在家里也帮不上忙,加上身体有些疾病,又有骨伤,但外有国家照顾,享受到老年人福利待遇和医疗保险,生病住院时有党组织居委会探望;家有老伴精心照料,儿女们的周到服务,我尽享天伦之乐和衣食无忧的生活,晚年的幸福生活与辛酸童年相比真是天上地下。今生,愿我儿孙们平安快乐事业有成;而我们老人健康长寿更是儿孙的福气。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