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乡愁”(之三):记理德堂的一段不为人知秘事

论坛: 

戴季陶是原国民党大佬,蒋纬国是蒋介石名义上次子,这里说的是他们在我们钮氏状元厅理德堂的事)

当年,戴季陶与蒋介石在日本留学同住一屋,二人曾同时与重松金子相好,后来她生了孩子送回国内,因为也不好断定是谁的,考虑到戴季陶家庭关系(他夫人钮有恒性情刚烈,戴惧内),就由蒋介石揽下作为蒋的孩子给扶养,并认戴季陶为干爸。

后来,有我本家族兄钮象贤(因善)回忆,生前并对我说起此事:他幼年约7岁时,依稀记得并听大人讲起,他所住的状元厅理德堂客厅后面是退堂,曾经给从日本来的纬国生母重松金子住过,她整天把纬国捆绑在背上不放下来的,这时他和安国(戴季陶之子)、纬国同住一处,后来重松金子回国去了,纬国去了奉化溪口……对蒋纬国真实身世,在任何史料中都没有提过,为什么他母子俩到湖州,并住在理德堂这说明纬国是和戴季陶是有关系的。

对蒋纬国湖州此行,在我们浙江省《湖州日报》上曾刊登有这样的一篇文章“状元厅前苕溪流”,现摘录有关内容如下:二十世纪初,戴季陶在追随孙中山从事辛亥革命时,曾在此居住过一段时间,当时,年幼的蒋纬国也随其左右,嬉游此处……

如按戴蒋的关系,戴季陶又是钮家的女婿。依辈分以及年龄计算,像我这因字辈的应称戴季陶为姑丈,蒋纬国为表叔,披露此事并不是为拉关系攀高枝,这不过对这段历史交代,因为因善兄已故,世界上只剩我了解这段秘事,其实这样的“亲戚”对我们半点好处也没有,如我堂兄钮象贤为与戴的关系,还被劳动教养了21年,一生吃了不少苦头,生前只不过收到蒋纬国一封亲笔信(此信交给了我,后我又捐赠给了湖州图书馆),更确认了蒋与他“亲伯”(信中称谓,在我们老家湖州“伯”与“爸”同音)戴的关系而已。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