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氏家谱资料收集汇总

论坛: 

本篇文章用于收集和整理所有已知钮氏宗亲的辈分和家谱信息,越详细越好。希望可以通过大家的努力把钮家的家谱收集的越来越完整。

“记住乡愁”(之五)--八十年间苦与乐

论坛: 

​在“记住乡愁”(之二)中记录了我的童年生活,从我诞生至今80多年间我的生活充满离奇和坎坷,我一生中与数字“九”结下不解之缘:我是我母亲生下的第九个孩子,出生年月是1936年6月3日,年份3十6=9,日期6十3=9,母亲生我后九个月父亲因病去世,因家庭贫穷我直至九岁始上学,我在省重点中学高中毕业后被保送考入北京的一所国防工业大学,我学的专业是代号九专业,我一生所上过的学校有九所(自小学⇒中学⇒大学⇒成人学校为4+2+2+1=9),自57年反右到78年平反一直“享受”臭老九待遇,我的身份证号最后数字也是九……

“记住乡愁”(之四):劫后余生的钮氏“状元厅”

论坛: 

(本文按因敬妹提供素材编写) 

现在都知道钮家理德堂是钮氏状元厅,其实不尽然,原来的钮氏状元厅是另外一个叫经本堂,但是经本堂已不复存在了。

吴兴西支始祖之瑜之孙分莊敬(际泰)和诚敬(际丰)两房,其中际泰生有九子,长子曾庆(殇),二子芳治,三子芳椿,四子芳题住“理德堂”,六至九子(芳润、芳图、芳贻、芳传)住“本仁堂”,而五子芳鼎却住在西门堂子湾,堂名“经本堂”,原址在现国际大酒店对面,芳鼎长子状元公福保就生于此,在福保高中状元后并没另建状元厅,而只是把“经本堂”修建一下,族人就改称“经本堂”为状元府。

“经本堂”在咸丰三年时状元公因病告假返乡,回到了出生地,穿上了皇帝御赐的紫貂皮大氅,在“经本堂”度过了四十九岁生日,1854年八月初四,咸丰四年状元公仙逝。

在1860年太平军侵扰江浙,得知“经本堂”乃是清状元府邸,于1862年放火焚烧,把状元公接待门生、宾客的花厅等都烧毁了,只留下后堂内宅,还剩有三楼三底、两厢房、花园、厨房、后天井等。当时吴兴钮氏死亡140多人,状元府“经本堂”内当时烧剩的东西,“理德堂”族人认为可以代为保存,凡是能搬的有关状元的东西,包括匾额、木雕、肃静、回避……牌都拿走了,并逐步按状元府布局安置在“理德堂”内,只剩下部分较重的石雕等。

“记住乡愁”(之三):记理德堂的一段不为人知秘事

论坛: 

戴季陶是原国民党大佬,蒋纬国是蒋介石名义上次子,这里说的是他们在我们钮氏状元厅理德堂的事)

当年,戴季陶与蒋介石在日本留学同住一屋,二人曾同时与重松金子相好,后来她生了孩子送回国内,因为也不好断定是谁的,考虑到戴季陶家庭关系(他夫人钮有恒性情刚烈,戴惧内),就由蒋介石揽下作为蒋的孩子给扶养,并认戴季陶为干爸。

后来,有我本家族兄钮象贤(因善)回忆,生前并对我说起此事:他幼年约7岁时,依稀记得并听大人讲起,他所住的状元厅理德堂客厅后面是退堂,曾经给从日本来的纬国生母重松金子住过,她整天把纬国捆绑在背上不放下来的,这时他和安国(戴季陶之子)、纬国同住一处,后来重松金子回国去了,纬国去了奉化溪口……对蒋纬国真实身世,在任何史料中都没有提过,为什么他母子俩到湖州,并住在理德堂这说明纬国是和戴季陶是有关系的。

对蒋纬国湖州此行,在我们浙江省《湖州日报》上曾刊登有这样的一篇文章“状元厅前苕溪流”,现摘录有关内容如下:二十世纪初,戴季陶在追随孙中山从事辛亥革命时,曾在此居住过一段时间,当时,年幼的蒋纬国也随其左右,嬉游此处……

“记住乡愁”(之二): 怀念我的故居“本仁堂”

论坛: 

湖州市西门小西街的本仁堂是我自1936年出生至1956年高中毕业后居住了20年的故居,现在“本仁堂”与相隔苕溪河对面的“理德堂”以及连接这两堂的河上的“永安桥”这“二堂一桥”被浙江省授予文物保护单位。

虽然我已离开我的故居60余年了,但我对它的记忆犹新,儿时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我清楚记得在本仁堂内驻扎过三代兵:日本鬼子兵,溃败后的国军,以及解放上海,南京的解放军,1949年4月刘邓大军参与渡江战役,实施京沪杭会战,第二野战军主力分三路直出浙赣铁路,解放了皖南、浙西……传说当时刘伯承司令员就住在我们小西街,对这三代兵无庸置疑,我们家人对子弟兵解放军关系最好,感情最深,与他们相处如一家人。

湖州西支钮氏中住在本仁堂内的芳字辈中6至9房的芳润、芳图、芳贻、芳传,我家是芳润之后,芳字辈中可以说除了5房芳鼎一支官做得最大,我的天祖芳润只是从五品,而对湖州民族资本(我的堂叔公家连)贡献最大的,而我家自我曾祖父以下官最小,高祖和曾祖只是从八品,家里最穷,我父兄姐姐都是在家连公办的达昌绸厂里做工,父亲自我生下后九个月就病故,生活就无来源,靠达昌绸厂的一点点抚恤金过日子,生活很穷困经常曰不裏腹,母亲生了九个儿女(我是老九),其中有六个都是病死饿死或送人,后只剩三个活到成年,现只有我是我家在本仁堂中唯一“幸存者”。

“记住乡愁”(之一):状元厅前苕溪流——这是我的老家

论坛: 

“小西街是湖州一条古老的街,那长长的街巷,窄窄的弄堂,临河的楼宇,横斜相错的格扇窗给人以一种江南水乡特有的情韵,就象明代诗人孙仲衍的《湖州乐》中所描写的那样:“湖州溪水穿城郭,傍水人家起楼阁。春风垂柳绿轩窗,细雨飞花湿帘幕。”小西街所傍的河流就是苕溪,它是苕溪的支流,又称漕渎,过红丰路,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清源门,然后,河水悠悠地流入太湖。

在小西街西段,有一座石桥,横贯河上,这是俗称“木桥”的三孔石梁桥,又称“永安”桥,湖州著名的钮氏状元厅(即“理德堂”)就坐落在桥北堍,和小西街的民居隔河相望。

小西街196号的本仁堂,共有五进,近1000多平方米,进深有60米之长,有天井、花园、门厅、仪门等,门楣上楷书“敦厚和平”四字,门厅上挂有“本仁堂”之三字的匾,想必是状元公钮福保的手笔,我小时候都看到过,现在这本仁堂与上述理德堂以及永安桥所谓“二堂一桥”已于2005年被列为省文保单位。这里的居民都说,凡在状元厅居住的子弟,后来都考取了大学,这也许是钮氏家族的流风遗韵所致的吧。

钮姓氏发源地――浙江省湖州花林村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练市镇花林村是钮氏家族始祖宣义公之祖籍,因为宣义公之钮姓是由吴王夫差(公元前495~473年在位)所赐,故花林村也是钮姓氏发源地,她就是我们所有钮姓氏(汉族)的故乡,这个地方对于钮氏家族有着特殊意义,是全球钮氏族人和海外游子寻根问祖之地。 

花林村位于练市镇北部,距练市镇区6公里,浔练公路穿村而过,区域面积3.36平方公里。全村辖15个自然村,耕地面积2650亩,共有农户485户,总人口1960人,其中属钮氏族人据吴兴钮氏家谱2017年续编谱记载有14分支136户210口人(包括外出上学和就业人员)。

全村经济以皮鞋业、纺织业和养殖业三大板块为主要产业,花林村先后荣获市级美丽乡村、区魅力水乡创建示范村等荣誉称号。

花林村存在距今至少有近约2500年的历史了,在长达二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不管经过多少次改朝换代,也不因为有发生多少动乱,但花林村依然存在,花林村人也不受人口迁徙影响,这里的人们依然守着这片富饶土地和美丽山水……

花林村所处于湖州市南浔区的地理位置

Tags: 

《第二届钮氏文化研讨会》举办通知

论坛: 

经湖州钮氏家谱编辑组商量决定,《第二届钮氏文化研讨会》定于2018年10月13至14日在湖州召开。要求参加研讨会的钮氏族人,在9月15日前向编辑组报送交流资料、参会名单以及联系方式。

联系人:钮小惠 电话:13905724964 (微信) QQ279419804

关于湖州钮氏状元厅之来龙去脉

论坛: 

我们是状元公钮福保嫡系第五代因字辈孙儿女,听到和看到状元公有些后代和其他族人对状元公原来居所并不了解颇感遗憾,今感到有必要向族人们作一介绍。

当时吴兴西支始祖之瑜之孙分莊敬(际泰)和诚敬(际丰)两房,际泰生有九子,长子曾庆(殇),二子芳治,三子芳椿,四子芳题住“理德堂”,六至九子(芳润、芳图、芳贻、芳传)住“本仁堂”,而际泰五子芳鼎却住在西门堂子湾,堂名“经本堂”即现在国际大酒店对面,芳鼎长子状元公福保就生于此,在福保高中状元后并没新建状元厅,而只是把“经本堂”修建一下,族人改称“经本堂”为状元府。在2001年编辑组人员和文物局等座谈会上曾告知了黄建祥馆长(济昌,因模回忆证实)。整个“经本堂”分两大部分,前面部分是大厅、花厅、书房等,是状元公接待门生、宾客用,而后面部分是为内宅,当时状元公的儿子们就住在里面。状元公在做帝师时,道光皇帝把自己御用的四十方砚台中的一方赐予了状元公,状元公把“经本堂”内自己的书斋取名“赐砚斋”,该印章在我们侄儿处保存完好,这次展厅中的仿品砚台和印章即是我们提供的样本而仿制的。

湖州吴兴与钮氏家族

论坛: 

湖州吴兴与钮氏家族

(代 序)

湖州市位于浙江省北部、太湖南岸,地处长三角中心区域,距上海130公里、杭州75公里、南京220公里,是沪、杭、宁三大城市的共同腹地,是连接长三角城市群南北两翼、贯通长三角与中西部地区的重要节点城市。东邻嘉兴市及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西倚天目山脉与安徽省宣城市毗连,南接杭州市,北濒太湖,与江苏省苏州、无锡两市隔湖相望。

页面

Zircon - This is a contributing Drupal Theme
Design by WeebPal.